熱點:
首頁      國際   國內   社會   軍事      安康   視頻   圖片   評論      體育   娛樂   財經      房產   家居      旅游   時尚   婚嫁   教育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際新聞 > 正文
在調查報告面前 特朗普涉妨礙司法公正的賬怎么算
時間:2019-04-19 23:00:43    來源:    瀏覽次數:    新聞首頁    我來說兩句()

  原標題:在182頁調查報告面前,特朗普涉妨礙司法公正的賬該怎么算?

  麥克加恩回憶,特朗普告訴他“穆勒必須走“,并且說“干完給我打電話 ”。

  劉芳LF2019/04/19 20:29瀏覽 8.9W來源:新聞字體:宋

美國總統特朗普。圖片來源:Flickr

美國總統特朗普。圖片來源:Flickr

  記者 | 劉芳

  美東時間4月18日上午,美國司法部公布了穆勒調查的報告全文。調查報告共分為“共謀通俄”和“妨礙司法公正”兩個部分。其中,總統特朗普涉嫌妨礙司法公正的部分尤其引人注意,厚達182頁。

  穆勒團隊在報告中認為,如何定義美國總統妨礙司法公在美國憲法和刑法體系里都是充滿爭議的議題,因此他們不能做出傳統意義上的“起訴”或者“不起訴”這種非黑即白的決定。并且不同于英國和澳大利亞等國的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制度,美國特別檢察官辦公室隸屬于司法部,因此要遵守部門的法律意見。

  正如司法部法律顧問辦公室(Office of Legal Counsel)在聲明中所說:“對在任總統進行刑事起訴必將損害行政部門履行其憲法所賦予的功能,也不符合三權分立的精神。”穆勒辦公室根據此聲明認為,對在任總統行為不端應當通過其他途徑(國會)來解決。換言之,特別檢察官辦公室遇到了美國憲法和刑法目前沒有解決的法律困境。而總統擁有豁免權,不能被刑事起訴的結論也和目前美國大部分法學家的觀點一致。

特別檢察官穆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特別檢察官穆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然而大量的證據證明,特朗普在穆勒調查期間曾經盡最大的努力干涉調查活動。正如穆勒報告所說:“如果我們對總統沒有妨礙司法的事實有信心的話,我們會這么說。然而,根據事實和適用的法律標準,我們無法作出這一判斷。我們獲得的證據使我們無法最終確定沒有任何犯罪行為發生。因此,雖然本報告沒有得出總統在法律層面犯罪的結論,但也不等于他無罪。”

“我需要忠誠”

  穆勒報告稱,特朗普在2017年1月27日打電話給時任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邀請他當晚共進晚餐。時任白宮幕僚長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回憶說,他曾特別告誡特朗普:“無論聊什么都不要聊俄羅斯的事兒。”而當時的白宮總法律顧問麥克加恩(Donald McGahn)也建議過特朗普不要直接和司法部的人共進晚餐。所以據科米回憶,當他發現在飯桌上出現的只有美國總統時,他感到非常驚訝。

2017年5月3日,前FBI局長科米在國會作證。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7年5月3日,前FBI局長科米在國會作證。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科米在備忘錄中詳細記錄了晚餐的情況。備忘錄顯示,特朗普一再提到科米的職位,問他是否愿意留任FBI局長。而科米從未說過自己不想留任FBI。據科米的理解,特朗普是想讓科米為了保住工作而求他,從而承認總統掌握他職業生涯的權力。特朗普還提到了一段對自己不利的不雅錄像帶,他考慮讓FBI來調查這些指控,以證明傳言是假的。

  調查證據顯示,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 (Michael Cohen) 在2016年10月30日確實收到過俄羅斯商人里茨基拉澤 (Giorgi Rtskhiladze) 發的短信。這條短信寫道:“我已經阻止了來自俄羅斯錄像帶的傳播,但不確定其中內容真假。只是讓你知道。”科米對特朗普表示,他應該再仔細想想,因為FBI無意對特朗普個人進行調查。

  在那次晚餐中,特朗普顯然對科米的忠誠產生了質疑。特朗普說:“我需要忠誠,我期待忠誠。”科米當時沒有回應,而是轉移了話題。但在晚餐結束的時候特朗普再次提及了科米的職位,并重復說,“我需要忠誠。”科米回答:“你將永遠從我那里得到誠實。”

“把弗林開了,俄羅斯的事就完了”

  2016年12月28日,前總統奧巴馬就俄羅斯干涉大選簽署行政令13757,對俄羅斯進行制裁。當天,俄羅斯駐美大使便聯系了弗林(Michael Flynn)。在擔任特朗普政府首個國家安全顧問后,弗林就是否曾與俄羅斯大使通電話討論美國對俄制裁一事對FBI撒謊。2017年2月13日,弗林被迫辭職。

2018年12月28日弗林在開庭前。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8年12月28日弗林在開庭前。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月14日,也就是弗林辭職的第二天,特朗普和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在白宮共進午餐。據克里斯蒂說,在午餐期間特朗普表示:“既然我們已經把弗林開了,俄羅斯的事兒就結束了。”克里斯蒂笑著回答說:“不可能。俄羅斯的事情還遠沒有結束。2018年情人節那天我們還會在這里談論這件事。”特朗普表示不解:“你什么意思?弗林和俄羅斯人見過面,這就是問題所在。我炒了弗林,問題結束了。”克里斯蒂說,沒有辦法縮短調查時間,但有很多方法可以延長調查時間。弗林的問題“就像你鞋底的口香糖”,很難擺脫。

  午餐快結束時,特朗普提起了FBI局長科米,問克里斯蒂是否跟他關系不錯,克里斯蒂說確實關系不錯。這時候特朗普要求克里斯蒂打電話給科米,告訴他自己“真的很喜歡他,科米是自己人。”但克里斯蒂認為這個要求很“荒謬”,他并沒有照特朗普的意思傳遞信息。

  當天下午,特朗普在一次會議之后將所有人員支開,和科米進行了一對一會面。特朗普說:“弗林是個好人,我希望你讓這件事過去吧。”

“你只需要寫一封信”

  2017年2月22日,特朗普的顧問告知時任副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K.T。 McFarland)特朗普希望她辭去職務,但只要她起草一份內部郵件,特朗普就可以讓她在第二天擔任美國駐新加坡大使。

時任副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右)。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時任副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右)。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這份郵件中,特朗普希望麥克法蘭寫明弗林打電話給俄羅斯大使討論制裁一事并非受到特朗普的指示。但麥克法蘭表示,自己不能確認特朗普是否指示過弗林打這個電話,所以她不能寫這封郵件。之后,麥克法蘭聯系了白宮的法律顧問艾森伯格。

  麥克法蘭在備忘錄中寫道:“為什么我要發電子郵件做聲明呢?這對總統來說也是個壞主意啊,因為這會讓任命我為大使的決定看起來是一種交換。”

  大約在同一時間,特朗普要求自己的高級顧問和弗林聯系,讓他知道自己仍然關心他。特朗普高級顧問隨即打電話給弗林對他表示,他是國家英雄。

“你把我一個人丟在了島上!”

  2017年3月2日,由于在特朗普的競選活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時任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回避有關俄羅斯方面干涉2016大選的調查。對此特朗普感到怒不可遏。

2017年11月15日,塞申斯在國會作證。圖片來源:東方IC

2017年11月15日,塞申斯在國會作證。圖片來源:東方IC

  備忘錄顯示,特朗普曾對塞申斯說:“這太可怕了,都是因為你選擇了回避。司法部長被認為是政府里最重要的任命。肯尼迪總統任命了他弟弟。奧巴馬任命霍爾德,我任命了你而你卻回避了!你把我一個人丟在了島上,我什么也做不了。”

  據時任白宮首席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回憶說,他從來沒見過特朗普如此憤怒,他對白宮總法律顧問麥克加恩大吼,稱塞申斯是個軟蛋。

  之后,特朗普曾在公務出訪中將塞申斯單獨留下,再次表示了希望他不要回避俄羅斯調查的想法。3月6日,特朗普告訴自己的顧問,希望聯系司法部從而知道自己是否在通俄門調查的范圍內。

“他瘋了,真是個瘋子”

  2017年5月3日,科米在國會就通俄門調查作證。兩天后特朗普與女婿庫什納 (Jared Kushner) 和高級顧問米勒 (Stephen Miller) 在內的多人進行晚餐,在晚餐中特朗普首次表示了他想解除科米職務的想法,并讓米勒做了記錄。這封信應該是這樣開頭的:“科米,雖然我非常感謝你告訴我,我并沒有因虛假的通俄門事件接受調查,但我相信美國公眾已經對你作為FBI局長失去了信心。”特朗普特別強調要把沒有作為調查對象放在信的開頭。

  5月8日中午,司法部長塞申斯、副部長羅森斯坦等在白宮召開會議,得知特朗普將開除科米。他們沒有反對。但接下來的事情讓塞申斯和羅森斯坦感到十分尷尬。

  5月9日晚間白宮方面召開新聞發布會宣稱:“開除科米的決定完全來自羅森斯坦,沒有任何白宮方面人員參與。”白宮方面還要求羅森斯坦發表同樣的聲明,確認是他開除了FBI局長科米,但被羅森斯坦拒絕。

  5月10日上午,特朗普在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了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和俄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特朗普告訴他們:“我剛剛解雇了FBI局長。他瘋了,真是個瘋子。因為俄羅斯我面臨著巨大的壓力。沒事了,我沒有接受調查。”

“我完了”

  2017年5月17日,羅森斯坦任命穆勒作為特別檢察官,專門對通俄門進行調查。當時特朗普癱坐在椅子上說:“哦,我的天哪,這太可怕了。我的任期到此結束了。”接著特朗普開始痛斥塞申斯,“杰夫,你怎么能讓這種事發生?”隨后特朗普告訴塞申斯,他應該辭去司法部長的職務。塞申斯同意辭職,并離開了橢圓形辦公室。

前白宮總法律顧問麥克加恩。圖片來源:Flickr

前白宮總法律顧問麥克加恩。圖片來源:Flickr

  特朗普對穆勒的任命感到極度不安。當他第二次打電話給白宮總法律顧問麥克加恩時他干脆說道,“給羅森斯坦打電話,告訴他穆勒有利益沖突,不能做為特別檢察官。”麥克加恩回憶,特朗普告訴他“穆勒必須走”,并且說“干完給我打電話”。

  麥克加恩回憶說,他當時覺得自己陷入困境,因為他不想遵照特朗普的指示,但又不知道下次打電話時特朗普會說什么。因此麥加恩產生了辭職的想法。雖然他之后選擇了留任,但特朗普試圖開除穆勒的行為還是給麥克加恩帶來了巨大的困擾。

  2018年1月25日,《紐約時報》報道了特朗普曾在一開始就希望開除穆勒的消息。第二天,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打電話給麥克加恩的律師,希望他發表更正聲明,否認特朗普曾要求他開除穆勒的傳聞,但被麥克加恩拒絕。

  2月6日,特朗普與麥克加恩在橢圓形辦公室見面討論《紐約時報》的報道。特朗普說:“我從來沒說過‘開除’這個詞,這報道看起來太糟糕了,你得澄清這個事,你是白宮總法律顧問。”

  麥克加恩回答說,“你說的是‘給羅德 (羅森斯坦)打電話,告訴他穆勒涉及利益沖突,不能做為特別檢察官。’”特朗普回答:“我從來沒有這么說過。”接著特朗普質問麥克加恩他到底能不能做出更正聲明,麥克加恩說了不。記錄顯示,當時會議的氣氛“有點緊張”。

  當知道和麥克加恩的談話不屬于律師委托人保密協定的一部分時,特朗普問道:“這些記錄怎么辦?你為什么要做筆記?律師不記筆記。我從來沒有律師做筆記。”麥克加恩說,他記筆記是因為他是一名“真正的律師”。

“就說是為了領養孩子”

  2016年6月9日,特朗普的小兒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女婿庫什納、特朗普前競選委員會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和其他至少4名人員在紐約特朗普大廈會見了俄羅斯律師Natalia Veselnitskaya,后者稱手里掌握對希拉里不利的材料。

特朗普的小兒子小特朗普。圖片來源:Flickr

特朗普的小兒子小特朗普。圖片來源:Flickr

  在已經掌握的郵件中俄羅斯方面表示:“作為俄羅斯及其政府對特朗普的支持的一部分,俄羅斯皇家司法部(Crown Prosecutor of Russia)提議向特朗普競選團隊提供一些官方文件和信息,這些文件和信息將使希拉里和俄羅斯的交往涉嫌犯罪。”對此特朗普的小兒子回答說:“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我太喜歡了。”

  2017年6月22日,時任白宮戰略公關主任希克斯(Hope Hicks)、庫什納和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一起去和特朗普談話。當時庫什納帶了一個文件夾試圖給特朗普看,但是特朗普阻止了庫什納,說他不想知道這件事。

  6月28日,希克斯第一次在庫什納的律師辦公室查看到了關于上述特朗普大廈會晤的電子郵件。她回憶說,這些郵件讓她感到震驚,因為它們看起來“非常糟糕”。第二天,希克斯與特朗普私下交談,提到了她對這些郵件的擔憂。她知道這份郵件很快就會與國會分享。特朗普似乎很沮喪,因為太多人知道這些電子郵件。

  當天晚些時候,希克斯、庫什納和伊萬卡再次會見特朗普。當時特朗普問庫什納什么時候要上交文件,庫什納回答說還要幾個星期。特朗普回答道:“那就別管了。”

  2017年7月8日,在得知《紐約時報》即將揭露2016年特朗普大廈會議的情況下,特朗普指導希克斯完成了他將讓小特朗普發布的簡短聲明:

  我叫庫什納和馬納福特過來討論了一項關于收養俄羅斯兒童的方案。該計劃多年前在美國家庭中很受歡迎,后來被俄羅斯政府終止。但這在當時不是一個競選話題,也沒有后續行動。

  希克斯在短信最后對小特朗普說:“你還好嗎?都歸到你頭上了。”小特朗普通過短信回答說,他希望在“討論”之前加上“主要”一詞,改成“我們主要討論了一個關于收養俄羅斯兒童的項目。”對此小特朗普表示:“要是沒有主要這個詞要是以后又泄露了點兒什么的話,看起來我就是在說謊了。”

  責任編輯:閆宏亮

關鍵字:
分享到:
責任編輯:
>>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上購物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