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
首頁      國際   國內   社會   軍事      安康   視頻   圖片   評論      體育   娛樂   財經      房產   家居      旅游   時尚   婚嫁   教育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軍事新聞 > 正文
余夢倫曾親歷火箭爆炸 稱中國仍在研究航天飛機
時間:2013-01-13 16:55:22    來源:    瀏覽次數:    新聞首頁    我來說兩句()

余夢倫曾親歷火箭爆炸 稱中國仍在研究航天飛機

資料圖:中國火箭發射失敗影像資料截圖

余夢倫:中國火箭夢想不墜

隨著2011年以來中國航天事業迎來高峰期,長征系列運載火箭也連續兩年刷新年度發射紀錄。2012年12月19日凌晨,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二號成功發射土耳其“GK-2地球觀測衛星”,至此,“長征”順利完成本年度約20次運載火箭發射任務。

火箭是中國航天事業最值得驕傲的內容之一。它自1949年以來就深為中國領導人所關切,是為“兩彈一星”中的“一星”。

從“東風”到“長征”,目前中國的火箭事業實力如何?本刊記者借中國科技館“火箭飛行原理”科普講座的機會,專訪了火箭導彈彈道專家、中科院院士余夢倫。

76歲的余夢倫院士1960年自北京大學數學力學系畢業,即到航天部門從事火箭彈道研究,參與了自“東風一號”、“長征”至今中國大多數火箭、導彈的發射任務。

廣為人知的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余夢倫班組”---專門從事彈道設計,每次發射都要進行天量的數據運算。

余夢倫說,中國航天歷經幾十載起伏夢想不墜,新目標猶在前方。

發射基地也曾沒糧食

《瞭望東方周刊》:火箭和導彈一直被認為是中國重要的科學、裝備領域,也是保密度最高的事業之一,你能簡要回顧我國火箭事業的發展歷程嗎?

余夢倫:我認為可以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國家貧困落后的工業基礎上起步,發展航天事業。當時中央領導高瞻遠矚,下決心發展航天事業,有一批獻身于航天事業的領導干部、工人、科技人員,加上全國人民的支援。這三股力量,使我國在上世紀60年代極度困難的情況下發展航天事業,為以后打下了基礎。

發射“東風一號”的時候,國家為了保證任務完成質量,工作人員的伙食很好。火箭發射成功后,發射基地已經沒有糧食了,吃的都是土豆。臨上火車回京的時候,每人發了幾個燒餅,帶著路上吃。酒泉到北京要在蘭州轉車,在蘭州下了火車找飯店,我們拿著糧票都很難買到東西,就是靠幾個燒餅撐著回到北京的。

第二個階段是“文革”期間。我們感觸很深的是,周恩來總理等老一輩革命家,在受到嚴重干擾的情況下,仍然頂住壓力,堅持搞航天事業。

第三個階段,改革開放之后,經歷了撥亂反正,知識分子的社會地位被認可。當時營造出一種廣大知識分子為社會建設貢獻力量的氛圍。

改革開放以后,也曾有過“航天無用論”。當時航天部門工資低、待遇不好,社會上流傳著“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我們單位有一些同志離開了航天部門,在北京展覽館擺攤招人,沒多少人報名。

第四個階段是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國民經濟的發展需要航天事業支撐,國防力量的壯大也需要航天,航天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重新被重視。

親歷火箭發射失敗

《瞭望東方周刊》:中國航天事業一直以一個又一個成功展示給世人,能講講你所經歷的失敗嗎?

余夢倫:從1970年4月24日發射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到目前長征火箭共經歷了174次發射,取得了166次成功。失敗的這8次主要集中在上世紀90年代,其中70年代失敗1次、80年代失敗1次,90年代失敗5次,還有一次是2009年8月31日,在酒泉衛星發射基地用“長征二號”火箭發射“實踐十一號04星”。

我記憶最深刻的是1996年2月15日在西昌衛星發射基地。當時由“長征三號B”發射一顆美國通信衛星。衛星發射前三天,為了解決火箭發射操作上的一些問題,我到發射基地去幫忙。臨近發射時,我們的工作做完了,不過仍在監控中心。

我過去都是在控制大廳里,很少到外面看過,這次想出去看看火箭飛行的實況。這時發射陣地打來電話說,“老余,你既然來了就堅持到底吧,別離開,還是和發射隊伍在一起吧。”本來我打算去的地方,就是后來火箭落下來爆炸的地點。

1974年11月5日“長征二號”第一次發射失敗時我也在現場。那次火箭飛得很高,抬頭往上看,就像從頭上掉下來。發射基地的同志說“趴下!”我們全都趴在了地上。火箭落下來砸在遠處。

再早一些的發射也經歷過失敗。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1964年在酒泉基地發射火箭,發動機出了問題,飛了幾十米就熄火掉了下來。

我們當時都在有幾米厚的水泥墻的地下控制間里。火箭點火發射正常,大家開始從控制間往外走。我走在后面,忽然前面的人都往回走,說“不好!”大家趕緊把鐵門關上,誰都不說話了,你看我、我看你。后來“轟”的一聲,火箭在控制間上方爆炸了,控制間被震得煙霧騰騰。

畢竟是自己親手造出來的,當時就有人心疼得掉了眼淚。

《瞭望東方周刊》:這些發射失敗,對航天事業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余夢倫:每次失敗后我們都會總結原因。特別是1974年那次,我們通過技術改進,在以后的火箭上把系統的“單點單線”改進成“雙點雙線”,即便壞了一路,還有備份。我們每失敗一次,就前進一步,從失敗中不斷吸取經驗教訓,才有今天中國航天的成就。

中國的火箭事業有著悠久歷史。比如我所在的這個“余夢倫班組”有50多年歷史,現在的成績是幾代人努力的結果。我是這個班組的第五任組長。

班組創始人是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的方俊奎,比他高一級的是錢三強、王大衍等人,更高一級的有錢偉長。新中國成立之前方俊奎也曾在美國學習,和錢學森一樣,同是共和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

方俊奎1912年出生于江西農村,在清華品學兼優,受到吳有訓、葉企孫等著名教授的青睞。他畢業后到兵工署彈道研究所工作。1949年3月,方俊奎辭去了上海物資供應局的工作,靜待解放。后來參加解放軍,正式進入軍械部工作。

1957年,方俊奎調入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在總設計師室任工程師,從事導彈彈道研究設計工作。他當時所在的工作團隊,就是我們現在班組的前身。

1964年,彈道導彈發射成功后,他主動提出到邊疆去。他說,靶場的彈道也很重要,搞設計的要到靶場去做實驗。于是帶著妻子和女兒去了甘肅省酒泉。

當時條件很艱苦,作為老科學家,他的邊疆補助是工資的一倍。但方老把補助的錢都作為黨費交給了組織。

“文革”時方俊奎被下放,他并沒有灰心,還利用業余時間教年輕科技人員學習英語。

1992年方老80歲時在成都去世。由于他去世比較早,工作單位又發生了變動,幾十年來,在我們的航天史上幾乎沒有留下他的記錄。

關鍵字:
分享到:
責任編輯:
>>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上購物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游艺